网易首页 > 网易河南 > 正文

郑州手机批发老炮儿:二十年成就亿万富翁

2017-10-11 06:32:31 来源: 河南商报
0
分享到:
T + -
从1997年进驻郑州通讯市场算起,张书增算得上业内资深老炮儿。这个行业的浮沉、时代的变迁、商海的凶险,他全看在眼里。他是较早一批投身通讯批发业的掘金者,完成财富积累后,及时抽身离场。

从1997年进驻郑州通讯市场算起,张书增算得上业内资深老炮儿。这个行业的浮沉、时代的变迁、商海的凶险,他全看在眼里。他是较早一批投身通讯批发业的掘金者,完成财富积累后,及时抽身离场。

幸运的是,也正是在他离开后,行业显出大衰败迹象。

他的经商历程,能够描摹出郑州通讯器材业的大时代轮廓。从一开始郑州通讯器材大世界一家独大到多家争霸,从一台手机利润二三十元跌至现今两三元,从档口稀缺昂贵,一间七八平方米的档口转让费炒至50万元,到商铺关店、少人问津,郑州通讯批发业走过了辉煌的二十年。

“张书增们”是见证者和经历者。

郑州手机批发老炮儿:二十年成就亿万富翁

【名片】

人物:张书增

行业:手机批发转做网购平台

年龄:43岁

从业经历:张书增下过煤窑,上过砖厂,当过建筑工人,卖过蔬菜、糖葫芦。35岁那年一不留神成为通讯圈的亿万富翁。不过,传统手机批发业没有躲过时代的变迁,他转向互联网B2B电商平台的道路上狂奔,如今,他是一平台的创始人。

辉煌

七八平方米档口转让费50万

时间已经变得模糊,大概是在1997年,张书增只身一人揣了100万元辞别邯郸,来到了郑州陇海路通讯大世界闯荡。

这100万元是他在邯郸做手机配件数年积累的所有财富。这对于农村出身的贫困娃,着实不易。他正式涉足商海的第一份工作是卖糖葫芦,启动资金是从同学那里借来的20元。即便走街串巷,他觉得也比给别人打工强,打工时会被人瞧不起,一句“你农村的,不会有什么出息”曾让他心碎难堪。

更早的时候,1972年,张书增出生于河北邯郸肥乡县的一个村庄里,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父母靠种地为生。在张书增童年时代最深刻的记忆就是穷,穷到连2分钱一个冰棍都买不起,上小学连2元学费父母都要靠亲戚、邻居帮助才能交齐。别的小朋友可以买铅笔写字,他却只能用烧火棍的木炭做作业。

所以,他做梦都想着如何赚钱,摆地摊卖蔬菜,沿街卖糖葫芦,虽然一天只能赚个两三块钱,但那个时候,张书增最大的心愿就是赚更多的钱,去帮助需要帮助的人,这辈子都不再向别人借钱。

来到郑州他就栽了第一个大跟头,带的80万元现金被合作伙伴骗走30多万元,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他急得一夜间头发白了很多,他报了警,幸运的是公安花了一个月追回了钱财。

2000年,他在通讯大世界租下七八个档口。档口是稀缺资源,一间七八平方米的档口光转让费就达到50万元。一直到2009年,这期间都是通讯批发业最好的黄金岁月。

张书增说,最好时一个档口一个月的交易量在四五百万元,一天出货量达到200台,一个档口需要配七八个员工才能忙得过来。

2010年之后,档口变得不再似以往那么值钱,“2012年以后,生意开始走下坡路”,张书增果断转手离开。

郑州手机批发老炮儿:二十年成就亿万富翁

离场

高房租和互联网夹击逼迫批发商离开

利润下滑越来越明显,曾经“显赫一时”的TCL、波导、熊猫、高科、诺基亚手机时代渐渐隐没。张书增说,五六千元的苹果智能手机大量上市,但一部的利润仅有5元,以往一台手机高达二三十元的利润也跌至两三元。

这其中,出货渠道增多带来的冲击尤甚。张书增说,以前一个厂家出货,一个型号手机两三个月不降价,现在出货渠道增多,厂家、电商、运营商、省级代理商多头并举,打乱价格体系。

运营商的补贴对批发商影响较大。张书增称,移动、电信等运营商采用交话费送手机形式,抢夺了大量终端客户,相当于客户既获得了一部苹果手机又有五千多元的话费,这直接挤压了批发商的生存空间。

最核心的还是飙涨的房租价格和人工成本。

“这几年租金越来越高,人工成本越来越高,再加上互联网夹击,信息越来越透明,导致批发商利润越来越低,最终把批发商给干死了,这是离场的核心原因。”张书增说。

信息越来越透明最终导致行业销量不增反降,利润跌到历史新低。堪称连锁反应的是,通讯行业利润被压榨,大量货品积压,物流代收压款开始盛行,头一天还合作好好的物流供应商第二天就卷款逃跑,每天都有一二十家手机商去报警。

“陇海路有通讯市场商户租金交了三年,还没到期,只能勉强支撑,估计到期后,市场会空一半商铺。”张书增直言,“大部分都不做通讯器材批发了。大佬撤出后,原先的店长、小弟接盘,真正赚到钱的转型做房地产、互联网去了。”

重启

二次创业,转型互联网

张书增就是在转型大潮中较早开始的一位。

嗅到批发业末日气息后,他在2014年“二次创业”,投入互联网大潮中,转型做了一个批零网购平台。他明白做平台很烧钱,近3年时间单单技术团队的投入就有一千多万元;但他同时也完成了两年间在河南市场手机单品月交易额两亿多元的成绩。

既然受影响于互联网,但是又不忍心与传统批发业彻底分手,他就折中选择了两者都沾边的方式,做批发领域的互联网平台,他想搭上互联网快车做本地的阿里巴巴。他从事过手机销售,对中小手机店有天然感情,这个途径是能让昔日伙伴们在互联网时代走下去的方式之一。

他也认识到了淘宝、京东等大电商平台在手机和智能设备销售领域的关键问题尚未解决,也就是“假(次)货”造成的货源问题,另一个是物流配送“最后三公里”问题。

这是个体在面对时代变迁时的选择。互联网夹击,电商汹涌,黄金遍地的手机批发业十年间风云变幻。这不是倒退,恰恰是行业走向更透明、竞争更充分的象征。

河南商报记者 李兴佳/文 张郁/图

刘慧 本文来源:河南商报 责任编辑:刘慧_HN006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最励志狗粮!学霸情侣双双直博清华 包揽专业前2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网易河南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