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河南 > 正文

怀揣梦想 去那遥远的地方

2017-09-26 00:00:00 来源: 商丘网
0
分享到:
T + -

怀揣梦想 去那遥远的地方

列车上,采棉工随意地坐着

核心提示

有人说,他们是候鸟,秋初来,秋末走;有人说,他们是蜜蜂,从早到晚在棉花地里辛勤劳动;还有人说,他们是淘金者,每一年都会从新疆带走“真金白银”。其实,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采棉工。

采棉是一项艰苦的劳动,要求采棉工将腰弯到90度以下,机械地重复着同样的动作。商丘每年大约有10万人次采棉工前去新疆,他们进行着什么的劳动,他们在异乡又是多么思念家乡?为了关爱进疆采棉工,本报特派关注进疆采棉工采访组,请跟随我们的记者,来了解家乡采棉工生活的酸甜苦辣……

一辆列车 直奔新疆

9月22日下午5时许,随着一声长长的汽笛声,K175次(商丘)郑州—乌鲁木齐的列车徐徐离开商丘站,朝乌鲁木齐方向出发。

虽然这辆绿皮车被称为“民工专列”,但在商丘、宁陵两站,上车的采棉工并不太多。车辆停靠在民权县站后,一下子来上来了约200名中年人。记者一打听,他们正是要去新疆的采棉工。

采棉工的故事,从这里开始……

一边旅游 一边挣钱

傍晚时分,来自民权县龙塘镇韩集村的刘彩云在列车上拥挤的通道上昂着头找行李架上的空位置,好把自己的包放上去。她在人群中挤来挤去,也没找到合适的地方,她的包太大了。当记者帮她找到一个位置,并艰难地把她的大包放上行李架时,老人脸上露出了微笑,一再向记者说感激的话:“谢谢,谢谢了……”

今年57岁的刘彩云家里有两个儿子,小儿子27岁,在外地读大学。为了挣钱帮儿子在城里买房,年过半百的她今年决定到新疆摘棉花。“出来挣钱,还能散散心……如果不是出来挣钱,一辈子也想不起来去新疆转转。”

“俺也去新疆摘棉花,一边挣钱,一边旅游……”说起去新疆的初衷,51岁的王玉芝哈哈笑起来。王玉芝对记者说,这些年来,她一直在家带孙子,先后把三个孙子都带大了。多年来,一直没有出过远门。前不久,儿媳妇从打工地回到家里,她就动了去新疆摘棉花的念头。

“不管能挣多少钱,出来逛逛再说。权当免费游玩了。”王玉芝说,“我出来,儿媳妇也支持,孩子他爸爸也支持,这么大岁数了,再不出来,出来的机会更少了。”

王玉芝有一儿一女,两个孩子都成家了,她的生活压力不大。“挣钱补贴家用,也能养老。”王玉芝说着,又哈哈笑起来。

七八年前,刘彩云和王玉芝也曾到新疆摘棉花。“那时候每摘一公斤给1块钱,来回80天挣钱六七千,这回老板说每公斤给一块九……如果顺利,这一次差不多能挣八九千吧!”

“俺哪有时间旅游呀,再说也没有那个闲钱出去呀!俺都是靠出门打工出去转转。虽说和旅游差不多,但旅游很轻松,俺出去打工很受罪。”来自民权县白云寺镇的张凤云说。

绿皮车在崇山峻岭中前行,采棉工纷纷把脸靠近车窗,贪婪地欣赏着窗外的风光。

这也许就是他们所说的旅游吧!

告别孩子 有点心酸

外出务工,最难割舍的是孩子。这次去新疆的采棉工,出门时,他们都是抹着眼泪出来的。他们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家里的孩子。

26岁的靳鲜花是民权县白云寺镇白云寺村人,家里有两个孩子,最小的儿子才6岁。出门前,她把两个孩子托付给婆婆,对婆婆千叮咛万嘱咐,不要因为地里的农活忘了照看孩子。“我对儿子说,妈妈外出打工挣钱,过几天就回来了,给你买回来一大堆好吃的。但儿子摇摇头对我说,妈妈,我不吃好吃的,我不让妈妈出去!”说到这里,泪水在靳鲜花眼睛里打转转,“孩子上学走后,我背着儿子出来了。孩子回家不见我了,肯定会……”靳鲜花说不下去了。

“俺孙才4岁,我一手带大的,他爸爸妈妈都在外地打工,很少问孩子的事……这次我出来,真舍不得孙子。”说着,王玉芝掏出手机,给儿媳妇拨个电话:“我在火车上哩,你都别介记(方言,牵挂的意思)我,把小宝照看好妥了(方言,好了的意思)!”

“谁不介记自己的孩子呀,我最介记我小女儿。”民权县龙塘镇的魏盼盼说。27岁的魏盼盼家里有两个女儿,最小的只有两岁。丈夫常年在外打工,长期以来,她的任务就是照顾好两个女儿。听说今年又有人带着去新疆摘棉花,她动了心。“出来的时候,我把俩孩子交给俺婆婆了。孩子的奶奶还年轻,就是身体不太好,但照顾两个孩子还行。”

“出门两天了,想女儿没?”记者问。“怎会不想?孩子才两岁,太小了。”说完,她背过脸去抹眼泪。记者打趣说:“是不是和其他妇女一样,偷偷背着孩子出来的?”小魏苦笑了一下,含泪点点头。

“我们年纪大的妇女,出个门也不容易。在外介记孩子,儿子、儿媳妇、孩子他爹还在家介记俺,想想,挣个钱怪难的。”王玉芝说着,眼泪汪汪。

24日,列车驶入甘肃境内。夜深了,王玉芝坐在座位上没有一点睡意,对着窗外的夜色发愣。

记者问:“咋不睡觉?又想孙子了?”

她苦笑了一下:“真有点!”

……

车上有水 自带食品

35岁的娄敏是民权县白云寺镇人。24日中午,她用自己带的塑料碗接些开水,泡开方便面。“车上的方便面太贵了,一桶七八块,吃不起。”临来的时候,娄敏在村里代销点里以每袋1.5元的价格,买了30袋方便面。“这些面,差不多能吃到地方了。一袋吃不饱,都是泡两袋面,再吃不饱,吃点自己带的罗森(方言:花生),还有煮熟的鸡蛋。”

王玉芝的丈夫在家里是老大,这次她带来了三个弟媳妇过来,“看见没,他们都是我的弟媳妇,那个叫徐玉芝,老二;那个叫朱秀阁,老三;那个叫范艳梅,是老四。”在民权县上车时,她们一下子买了一大兜烧饼。“烧饼最挡饥了,吃点烧饼喝点开水就行了。”记者注意到,放了两天的烧饼又硬又凉,王玉芝她们在嘴里嚼了又嚼,还是难以下咽。

“从家里出来,都捎的有吃的,有罗森、熟鸡蛋,还有自家做的月饼……出门在外,不图吃多好喝多好,只要不饿着就行了。”民权县龙塘镇46岁的男摘棉工许颖镇对记者说,“等挣下钱,回到家里,啥好吃啥。再说,平时啥都能吃着,也不稀罕了。”

许颖镇的大儿子外出打工,家里还有两个正在读书的孩子。“不挣钱不中呀!现在在农村娶个(儿)媳妇,都得花20多万块。不出门挣钱,光指着家里的一亩三分地能中?”

许颖镇还对记者说,为了相互有个照应,他把妻子也带来了。不光是他,伏战峰、冯美玲夫妇,史建设、王先英夫妇也是一起来的。

以座当床 席地而睡

22日晚,车厢人多为患。很多采棉工窝在自己的座位上就睡着了。更有一些男采棉工,把地板当成床,衣服外套也不脱,躺在地板上睡觉。

“我每年出来,都是睡车厢接头这个地方,宽敞一点。往自己行李上一趟,就管睡觉。”来自睢县涧岗的男采棉工刘新超说。

来自郑州铁路局的列车长陈宏伟告诉记者:“今天车上人多,大部分都是短途旅客,明天就好了,过了西安,短途旅客基本上都下了。”今年42岁的陈宏伟,已经跟车10多年了。这些年来,他和采棉工打交道很多很多。由于机械采棉的普遍应用,最近这几年去新疆的采棉工一年比一年少。采棉工最多的省份,还是四川。“但四川人和咱们河南人不一样,他们出来舍得花钱,吃喝不省钱,有酒有肉。咱们河南人就不一样了,出门吃喝,能省就省。更舍不得睡卧铺,有钱舍不得花,很会过日子。”

23日晚,车厢内旅客明显减少。很多旅客能躺在座位上睡觉。“这就好多了,以往采棉工多的时候,连个站的地方都没有。现在咱们农民家里都过上好日子了,能不出来就不出来受罪了。”民权县白云寺镇72岁的吕维贤对记者说。

“年龄大了,重活干不了,干点轻活。”老吕对记者说,他的女儿在库尔勒市的轮台县承包了500亩地,今年都种上了棉花。为了给女儿找采棉工,他才带领大家过来。听说家乡的记者要跟着一块到棉田内采访,老人很激动,伸出大拇指说:“京九晚报还关心我们这些摘棉花的,好!跟着我去女儿家,让她安排!”说完,这位古稀老人哈哈大笑起来……

netease 本文来源:商丘网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解决人生90%困惑的10个思维模型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网易河南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