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资讯房产汽车金融旅游健康家电家居教育商业财经珠宝育儿美酒美食娱乐婚嫁315体验团体彩福彩洛阳商丘
2017车展
网易首页 > 网易河南 > 消费维权 > 维权热点 > 正文

东阳光集团违规向消费者销售冬虫夏草

2017-03-21 17:07:53 来源: 中国经济网(北京)
0
分享到:
T + -
东阳光集团出产的“鲜草”号称实现了“生态抚育产业化”、可以直接咀嚼服用,价格相比市面上的冬虫夏草产品也较为亲民。在国家食药监总局已经取消了冬虫夏草保健品身份试点之后,向消费者直接售卖冬虫夏草产品或许已涉嫌违规。

“冬虫夏草,鲜着吃”,深圳宝安机场“东阳光鲜草”的巨型广告牌十分引人注目。与大众熟知的冬虫夏草干品不同,东阳光集团出产的“鲜草”号称实现了“生态抚育产业化”、可以直接咀嚼服用,价格相比市面上的冬虫夏草产品也较为亲民。在国家食药监总局已经取消了冬虫夏草保健品身份试点之后,向消费者直接售卖冬虫夏草产品或许已涉嫌违规。

新型虫草上市

“新鲜的冬虫夏草,蕴含更多珍贵的营养成分和活性成分。”在东阳光的电商品台——东阳光大健康商城上,可以看到这样的宣传标语。按照东阳光集团官方上的资料,东阳光对冬虫夏草进行了十年的研发,实现了重金属含量不超标的生态抚育冬虫夏草产业化。具体而言,东阳光鲜草让虫草菌的真菌孢子侵蚀蝙蝠蛾幼虫,从而生长成冬虫夏草的部分过程在工厂中完成,实现了“生态抚育”。与直接采集的野生冬虫夏草相比,这种新型的“鲜草”更像是一种人工繁育虫草。

对于“鲜草”的特殊性,东阳光集团官网显示,80%左右的野生冬虫夏草砷、汞含量一般都超出美国FDA食品和中国SFDA食品检验标准;而生态抚育冬虫夏草重金属含量不超标,一定符合美国FDA食品和中国SFDA食品检验标准。同时,生态抚育冬虫夏草比野生冬虫夏草原草生长周期更可控,产品质量也更稳定。

对于消费者来说,东阳光鲜草与其他冬虫夏草产品的明显区别更多体现在价格上。在东阳光天猫旗舰店上,不同规格的鲜草价格在880-5988元不等。其中,非礼品包装的一级品鲜草价格为176元/克;特级品价格为183元/克。用于送礼的礼盒装产品价格更高,几种规格的价格在195-352元/克之间。

作为贵价中药材、同时也是高端滋补品,同样是在天猫旗舰店上,青海春天旗下的净制冬虫夏草“元草”产品价格在393-463元/克之间;同仁堂的冬虫夏草价格更高,达到了293-656元/克。相比之下,东阳光鲜草的价格显得很亲民。

在去年的东阳光鲜草大客户交流研讨会上,东阳光集团曾提出过“将在全国地级市以上城市和经济发达的县级城市重点部署500家以上优质旗舰店”的战略目标。但根北京商报记者梳理东阳光官网上的店铺信息后发现,截至目前,东阳光鲜草门店在全国范围内仅28家,其中旗舰店仅6家。整个华北地区,仅天津市拥有两家专营店和一家专柜。东阳光鲜草的销售客服人员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目前集团正在与北京地区的经销商进行洽谈,但还没有北京经销商确定与集团合作销售鲜草产品。

涉嫌违规销售

“目前,国家已叫停了冬虫夏草作为保健品的试点工作。这意味着,生产冬虫夏草保健品的企业都得按保健食品申报审批流程走,企业不可以将冬虫夏草产品作为保健品直接出售给消费者。”北京鼎臣医药管理咨询中心负责人史立臣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冬虫夏草作为一种中药,目前只存在三种正规的销售身份:作为中药饮片、由药师将冬虫夏草作为中药按照药方出售给消费者,或者作为复方制剂中的一部分。在没有国家食药监总局生产许可的情况下,企业生产并销售冬虫夏草这一单方制剂是不合规的。

去年3月,国家食药监总局网站发布消息,停止冬虫夏草用于保健食品的试点工作。通知中指出,含冬虫夏草的保健食品相关申报审批工作按《保健食品注册与备案管理办法》有关规定执行,未经批准不得生产和销售。此前获得冬虫夏草作为保健品进行生产销售资质的五家试点企业,包括同仁堂、康美药业、青海春天、劲牌有限公司和江中药业的试点资格均被收回。

国家食药监总局局长毕井泉表示,因为冬虫夏草不是一种食药两用的物质,因此它不能单独作为保健品的原料。此番用于保健食品试点的叫停相当于收回以上五家企业的“特许证”,并非一棍子打死所有虫草保健品,但想生产则需要按照保健食品申报审批流程走,而且审查、管理会愈加严格。

在国家食药监总局网站上,北京商报记者并没有在保健食品的条目下搜索到东阳光鲜草产品的信息。在史立臣看来,尽管东阳光集团生产的“鲜草”在培育过程中采取了一些人工干预的手段,但是从产品本质上来讲依然属于冬虫夏草。这种将冬虫夏草作为单方制剂直接销售给消费者的方式,违背了国家食药监总局的规定。对于东阳光鲜草的身份定位,北京商报记者多次致电东阳光下属上市公司“东阳光科”及东阳光集团总部,但是截至发稿前没有获得回复。

身份定位存疑

对于东阳光鲜草的身份定位,北京商报记者随后致电了东阳光大健康商城。对于北京商报记者关于鲜草是否属于保健品的质疑,客服人员回应称,东阳光鲜草属于“农副产品”,没有任何功效,不属于保健品,所以无法在国家食药监总局的网站上查询到相关信息。

但是,与这位客服人员的说法相背离的是,在东阳光大健康商城上,能够看到“一支新鲜冬虫夏草超氧化物歧化酶活性大于三支烘干冬虫夏草”的字样,鲜草的销售人员也表示,鲜草的营养成分“一根抵三根干的虫草”,且“是惟一一种阴阳同补的健康养生产品,适合四季吃”。种种宣传都在强调鲜草与冬虫夏草干品等同甚至优于后者的功效。

对于人工培育而成的东阳光鲜草是否属于传统意义上冬虫夏草的概念,史立臣认为,如果鲜草是一个全新的概念,是一个“新事物”,想要进行合法合规的销售,应该申请进入卫生部批准的药食同源目录或者新资源目录。既然以冬虫夏草为名头进行销售,那么就要符合传统医学上对冬虫夏草的定义。

实际上,尽管近年来冬虫夏草的身价一路飞涨,但它是食品、药品,还是保健品,这一身份定位始终扑朔迷离。虽然《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收录了冬虫夏草,但有业内人士表示,收录了只能说明冬虫夏草是中药材,但药材和药品并不是同一概念。药材不能讲功效,只有药品才能讲功效,而药品对应什么疾病,要有实验药理学验证,对人体的作用应该通过临床实验来验证。市面上对于冬虫夏草能够提高免疫力的宣传众多,但目前对于冬虫夏草的功效,一直没有较高级别的论文证据支撑。

在药品数据库中,药品生产企业包括青海珠峰冬虫夏草原料有限公司、青海国草冬虫夏草资源开发有限公司等6家。国产药品仅有三种:青海珠峰冬虫夏草原料有限公司生产的发酵冬虫夏草菌粉、百令片和杭州中美华东制药有限公司生产的发酵冬虫夏草菌粉,这三种药品都是作为中药审批的,获批门槛较低。

或许正是因为身份定位与功效性一直模糊,因此企业才会前仆后继地试图在冬虫夏草这一“植物黄金”的产销上撕开口子,打一记擦边球。一位不愿具名的医药行业资深人士认为,尽管冬虫夏草从药理学的角度讲或许确实对人体健康有一定的益处,但企业也不应钻政策空子。不过,这也反映出沉疴宿疾的保健品市场距离肃清仍有一段距离。

网易河南—吕佳佳 本文来源:中国经济网 责任编辑:HN010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