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资讯房产汽车金融旅游健康家电家居教育商业财经珠宝育儿美酒美食娱乐婚嫁315体验团体彩福彩洛阳商丘
2017车展
网易首页 > 网易河南 > 财经频道 > 企业家 > 正文

新希望刘畅:我是创二代 不是富二代

2016-11-01 10:39:19 来源: 中国经济周刊(北京)
0
分享到:
T + -
10月11日,被外界视为新希望集团下一代掌门的刘永好之女刘畅率领新希望集团旗下多位年轻骨干来到北京大学,在新希望的校园招聘会上发表演讲。刘畅以110亿资产排名在中国女富豪前15位。

(原标题:新希望刘畅:我是创二代,不是富二代)

p36 《中国经济周刊》视觉中心见习摄影记者 胡巍I摄

10月11日,被外界视为新希望集团下一代掌门的刘永好之女刘畅率领新希望集团旗下多位年轻骨干来到北京大学,在新希望的校园招聘会上发表演讲。这也是刘畅独立掌舵中国最大的食品和现代农业上市公司新希望六和(000876.SZ)以来的首次公开亮相。

10月13日,一年一度的胡润富豪榜女富豪榜单出炉,刘畅以110亿资产排名在中国女富豪前15位。

从10年前年仅26岁成为中国最年轻的富有女性到如今独立出任集团下属公司的董事长,用她自己的话总结就是:“在没有加入公司前,我是家族企业的成员;加入公司后,我会从一个职业经理人的角度来看待这份事业。在每个风口出现时,我都会提前半步站在风口边上。”

刘永好力推的接班人

出生于1980年的刘畅,作为中国饲料大王刘永好的独生女,有着富二代典型特征——留过学,拥有MBA学历,还有过短暂创业的历史。

和王健林、宗庆后等企业家一谈到子女接班就开始含糊其辞不同,刘畅被外界关注的幕后功臣就是刘永好。

2010年开始,刘永好就不遗余力在公开场合介绍自己女儿,例如他在接受采访的时候会告诉媒体刘畅小时候学游泳,就是把她扔到海里,自己在前面游,她在后面扑腾几次见没有人依靠就学会了。

尤其是在2011年6月,刘畅高调就任新希望集团团委书记,成为被媒体戏称为“中国最有钱团委书记”。当时,刘永好出席其就职仪式,他表示:“女儿就任新职,爸爸自然要来‘扎起’(四川方言,护场)。”不久之后,刘永好在重庆投资设立了两家私募基金,注册资金分别为3亿元和1亿元,前者法定代表人是刘畅。

2013年5月23日,刘永好宣布刘畅接棒成为新希望集团下属上市公司新希望六和的董事长,而在当年6月30日新希望集团30周年庆典上,当着众多老友的面,刘永好再一次将刘畅正式推出。

为了让刘畅可以顺利接班,刘永好也煞费苦心,搭建了一个新老结合的双保险班底,特意请出熟悉新希望的华南理工大学管理学教授陈春花和刘畅一起担任新希望六和联席董事长,同时李兵担任总裁,再辅以黄代云、王航等“老人”,组成陈春花负责战略,刘畅负责企业治理,李兵负责落地执行的班底。

把压力变动力,打造年轻团队

虽然有父亲的大力栽培,但是刘畅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从进入新希望的那时候就一直不停地想,自己究竟想要什么。

“到现在为止,我不停听到人家讲,新希望是养猪的、做饲料的,这都是对新希望的碎片化理解。而在我的心路历程中,我不喜欢富二代这个称呼,我很希望被称为创二代,压力和动力一直在博弈。”刘畅说。

因此,想明白自己在外面创业,无论做什么行业,都仅仅是一个初创者,要和税务、公安、上下游供应商对接洽谈,耗掉很多精力和时间,她还是选择了回到家族事业中去。

“之前我在成都春熙路还开过服装店,折腾半天可能卖掉的就是一副耳环,但是,如果没有之前在社会上打拼过的经验积累,就不可能有这样的心态。”刘畅说。

她表示:“当你的积累越来越多,变得越来越自信的时候,原来的压力会变成背后的动力来支持你。我和互联网创业英雄们对话,发现大家做的东西从根本上是一样的,在企业家精神和模式上是异曲同工的。未来如果把养猪行业做得时尚,让大学毕业生都愿意来农村了,我会很enjoy。”

因此,她在陈春花的帮助下,用了三年加快了对新希望的改造,首先是让管理团队年轻化,新希望集团首席人力资源官刘军表示,通过三年的努力,新希望高管团队的平均年龄下降至40岁,公司多位副总裁只有40出头,而投资团队的平均年龄只有26岁,甚至比互联网公司还要年轻。

其次,新希望六和完成对本香农业、嘉和一品等多起收购案,“与我们国家相同,我们公司的供给侧改革也一直在做。”她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新希望近几年一直在调结构的基础上努力保证增长,以确保适应新的商业模型,适应新的食品端和农牧端。

“我现在要把盈利单元变成服务,我的用户是大型养殖场,在食品板块就是社会化餐饮和终端消费者,我们做这样的事情都是适应新的环境。”刘畅告诉记者。

新希望的希望在哪里

目前,作为80后少掌门,独立接手新希望六和后,刘畅发现虽然新希望已经在全球30多个国家拥有600多家公司,营收超过1000亿,成为全球第二大饲料生产企业、中国最大的肉蛋奶综合供应商,但现实是农业企业估值很低,向互联网转型困难重重。

“我参加各种各样的EMBA、培训班和创业营,把自己放在不同人群中。”刘畅表示,“我想要留下来,这是我们这一代的责任。”

在刘畅看来,现阶段单纯农业的估值不高,但农业是食品的基础,而食品是人类最基本的需求。在中国消费升级的背景下,城市消费人群需要更好的食品,更安全的食品管理。食品消费发展空间大,估值也较高。

因此,新希望将实体业务分成两端:前端是农牧端,跟农民、养殖户打交道。后端是食品端,成立美食研发中心,把中餐标准化,和消费者打交道;希望通过社会化餐饮和互联网渠道,找准不同的消费群体。因此,需要对公司做数据化、互联网化改革。“我们是一个纯粹市场化企业,是社会倒逼我们在变,也是我们自己拔自己的毛,逼着自己在变。”

刘畅的野心不仅体现在实业上。

刘畅在采访中不断表示,除了实体外,金融投资也是新希望集团的重要板块。“通过民生银行参与金融与投资,我们学会了如何做金融,也理解了金融对实业的意义。”

此外,新希望也在努力扩张其国际化的步伐。

“我觉得国际化是一个巨大的增长空间,新希望在澳大利亚投了很多企业,去到海外,怎么撬动资源是最核心的。”刘畅说,未来新希望的海外业务共享,将由目前的5%增长至20%。

显然,刘畅正在努力撕掉自己身上“富二代”的标签,正如她的父亲刘永好所说的那样,他和女儿最大的不同是,“她有一个有钱的老爸,而我没有。”

在刘畅看来,她与父亲还有一个不同是,“因为我有一个富爸爸,所以我可以体验更多的消费,我是最好的用户。”

网易河南—闫金峰 本文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责任编辑:HN010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