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河南新闻视频娱乐财经房产汽车健康金融家电旅游教育创业家居时尚美食婚嫁信阳洛阳新乡开封许昌周口

三门峡17岁女孩因被同学欺负跳楼身亡

2013-12-09 09:18:26.0 本文来源:中国江苏网 点击参与跟帖
快速发贴

今天,我不小心得罪了一个女的,她们全寝室的人都打我,××, ××, ××(五个人名,记者注)……她们用手打,用脚踢,这相当于我一辈子所受得,爸,妈,对不起,我对这个世界失望了,我也让你们失望了,如果有来生,我一定好好珍惜生命,现在我想结束了,爸,妈,对不起。我在初中谈对象了,一直到现在都没断,你不会怪我吧?

零时19分

我室友对我很好,千万别怪罪他们,不然我会不开心的,还有他(指男友,记者注),知道吗?

1时34分

我不甘心就这样被她们欺负了,一定要找她们。

没人知道在生命的最后几个小时,她是如何度过的,内心经受了怎样的煎熬,当同学发现她时,她已经从寝室楼6楼跳下,如花的生命永远地停在了17岁……

一通电话

女孩深夜打电话:“妈,我想你了”

17岁的小蕊(化名)是河南三门峡人,家在农村。除了父母还有一个哥哥,今年高中毕业后,她进入斗门附近一所职业学校,在同学们眼中,小蕊性格内向,但和同寝室的同学之间关系都很好,熟悉她的人都觉得她人不错。

小蕊带着教室的钥匙,12月3日下午5点半,放学时间到了,小蕊准备锁门,但班里还有几名同学没走,小蕊就在外面等着,“几名女同学出来质问,说小蕊监听她们说话了。”昨日,一名和小蕊要好的同学说,当天小蕊和另外几名女同学拌了几句嘴。

当晚9时30分许,下午和小蕊发生争吵的女生过来找她,让她出去,一连叫了三次,当时已睡下的小蕊穿好衣服出去了。过了好一会儿,小蕊回到寝室时,舍友发现她的身体在发抖,问她,她啥也不说。

晚11时许,小蕊的妈妈崔女士接到女儿的电话。

“妈,我想你了。”

“闺女,咋了,这么晚打电话,是不是没钱了,我明天让你爸给你汇。”“不是,妈,我有钱呢,还有600。”

“那你是不是被子薄了,太冷,我明天给你邮寄一床新被子。”

“妈,我们这里有暖气呢,不冷。”简单说了几句话,小蕊就挂了电话。昨日上午,崔女士回忆说,当时她也困了,没多想,就把手机放在枕头下睡着了。

一个噩耗

母亲还没赶到学校,就得知女儿出事了

12月4日凌晨5时30分许,崔女士早早就醒了,想起女儿昨晚的电话,她感觉有点蹊跷。“平时娃没有这样说话过,肯定有啥事。”崔女士说,随后她拿出手机,看到女儿凌晨零时6分至1时34分发来的三条短信。

看完短信崔女士呆住了,赶紧给女儿打电话,但电话一通就被挂断。随后,她按照学校招生简章给一个姓刘的老师打电话。“当时那个刘老师说,他在外地出差。”崔女士说,她又打电话给孩子的班主任,但号码记错了一位,没打通,最后她拨通了学校招生办电话,值班人员说,让她八点半上班后再打。

担心女儿出事,崔女士赶紧买车票往西安赶,12月4日中午12时到西安后,在去学校的公交上,她接到学校的电话,“女儿出事了”。

随后,学校派车到三门峡接了孩子的父亲等亲友,把他们安排到西安一个宾馆居住。

昨日上午,小蕊的堂哥说,他们当天到学校后,公安沣东新城分局斗门派出所让他们见了小蕊,后来他去学校了解得知,当天早上7时10分,还有同学看到小蕊在寝室内,后来就不见了。小蕊的班主任告诉他,当天早上,她接到小蕊电话,“说她被打了,我让她到我这里来,她不来,我就说你在寝室等,我马上过去。”可班主任还没到寝室,就听同学说小蕊坠楼了,大概是早上7时40分。

小蕊是从寝室楼6楼坠落的,在阳台的墙上,还有小蕊刻下的字,有几个人名和自己被欺负一事,并说死后要把器官捐出去。

一个谜团

女孩跳楼前一晚究竟发生了什么

昨日上午,记者联系该校负责协调此事的一名工作人员,他确认有此事,其他的不愿多说。

据了解,事发后,公安沣东新城分局斗门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经初步调查,排除他杀,定性为非正常死亡,警方将涉嫌和小蕊发生冲突的几名女生带到派出所做了笔录。小蕊跳楼的前一晚,到底有没有被打,她和另外几名女生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警方称,目前还在调查。孩子没了,崔女士眼泪都哭干了,她认为,如果学校的人能够负一些责任,在早上她打电话时就能及时找小蕊聊聊天,对孩子进行规劝,或许就不会发生后面的事。

一条生命,牵动了很多人,村主任,父母,堂哥,表姐10多人都来了,他们想给小蕊讨个说法,在没有达成一致意见后,昨日上午,小蕊的家属来到新城区教育局(该职业学校业务指导上级单位)。

记者赶到时,教育局的一位工作人员称,会帮忙出面协调解决,随后,学校相关负责人赶到,但直到昨日下午1时许,双方仍未达成一致意见。

记者手记

如果……已没有如果

“17岁了,人怎么能说没就没了。”小蕊的母亲今年47岁,女儿的离去,让她痛不欲生。小蕊的父亲不太爱说话,见到记者后,只是一再握手,泪水在眼眶中打转。

17岁的生命,就这样逝去,她涉世未深,而她对世界最后的认识却是冰冷的“失望”。我们不是刻意去指责谁,我们也无法想象,在小蕊生命的最后几小时,她经历了怎样的内心煎熬,生与死的纠结——在受到委屈时,她给妈妈打了电话、发了短信,她向班主任“求助”……如果此时,能有一个小小的机会让她抓住,让她吐出心中的“雾霾”,或许能帮她走出阴霾,让她好好活下去。

但这一切,却已没有如果……

netease 本文来源:中国江苏网 责任编辑:HN020
文明上网,登录发贴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易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