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河南新闻视频娱乐财经房产汽车健康金融家电旅游教育创业家居时尚美食婚嫁信阳洛阳新乡开封许昌周口

结婚礼物该送什么好 结婚不送红包,可以吗?

2013-11-20 16:10:55.0 本文来源:南方日报 点击参与跟帖
快速发贴

近日,一位外地人对顺德人请酒不收红包的议论在网上流传甚广—

在顺德喝过喜酒的客人常常感到奇怪,顺德人为什么不收红包?在中国大部分地方的喜宴,客人送红包,主人收红包,都是很正常的事。红色请柬也因此被人称为“红色炸弹”。我在顺德10年,参加过无数喜宴,有城里老板的,有政府官员的,有农村农民的,但无一例外是两种情形:要么就在我送的红包上撕一个口子,马上还给我,说收到了;要么只收其中的10元钱,把剩下的钱退还给我。对这种风俗,许多人百思不得其解。我也曾经问过几个顺德人,回答我的人大部分是这种意思:“既然是我请人家吃饭,怎么能让人家出钱,如果人家出钱,那不是成了人家请吃饭了。”

对此,有人认为是顺德人比较实在,此外也因为有钱了,所以不收红包。当事人却认为,顺德人以自己的朴素情怀,还原了人间礼仪的本来面目。

眼下正值结婚旺季,一张张笑脸、一句句“恭喜”、一沓沓钞票……构成了最典型的“中国式婚礼”。而在热闹的背后,无论是送礼的,还是摆酒的,都有着各自微妙的心思。其实,很多时候,随份子的伤神,收礼的也头疼,那么结婚不送红包,行吗?

收红包用点钞机

“这个假期,不是在婚宴上,就是在去往婚宴的路上”。这是孙长键今年十一长假的最大感受。“我们这里普通关系的给两三百元,很好的朋友甚至要给1000元。几个来回生活费都成问题。”孙长键4000多元的月薪在当地而言算是不错的,但面对“红色炸弹”扎堆而来,他也颇为狼狈。

据说,最令人难堪的,是浙江沿海的一些县城,婚宴上送出的红包要过“两关”—点钞机和验钞机。“红包一个个经过点钞机,再过验钞机,旁边有人记下数额,再写上大名。大家都看着,送少了,脸可搁不住。”说起前些天经历的一场老同学的婚宴,周昆心情很复杂。

婚宴是在宁波下辖一个县城豪华酒店里办的。大堂门口摆着一张大桌,按照当地规矩,前去贺喜的宾客先到这里“报到”。桌子上除了有签到本,还放了一台点钞机和一台验钞机。“说是红包,其实连外面那层红纸也不要了,来的客人直接从口袋里掏出一叠百元大钞,跟存银行一样,先过点钞机,送多少一目了然。如果机子叫,抽出可能有问题的这张钱再到验钞机上面验一下。点过验过,红包验收过关,再在大红镶金边的签到本上签个大名,这才算完事。”

询问当地的朋友后周昆才知道,结婚礼包用点钞机点数,早已约定俗成,当地人也习以为常。对于这种情形,来宾们神色自如,没人觉得不舒服。

结婚送红包是一种礼尚往来的人情交往形式。然而,这些年,随礼的名目越来越多,送礼人越来越宽泛,随礼的“厚度”更是一路看涨,许多人不堪重负。有人调侃婚礼请柬就是欠条,结婚讨债、已婚还债、未婚负债,办不停歇的婚礼,你来我往的红包,使得不少人与“红包炸弹”可谓结怨颇深。近日,新京报对100名在北京生活或工作的人进行了问卷调查,调查数据显示,“红包炸弹”让近60%的受访者感受到了经济压力,其中30%的受访者直呼“压力很大,吃不消”。

送礼的在嘀咕,请客的也不轻松。光掂量这请谁不请谁,就得颇费一番脑筋。关系一般不想请,但舍不得当初给出去的那份钱,只好硬着头皮请;关系明明很好,但不想让对方破费,也不好意思请。人家给的礼金少了,自己心里不舒服,但给得太多,也未必不是一种压力……

晓慧打算明年举行婚礼,本来她有自己心中的名单,但因为陆续参加了一些平时不太熟的同学和朋友的婚礼,这份名单还在逐渐“膨胀”中。“他们请我的时候,说实话还挺意外的,但我能去的都去了,不能去的也随了礼。那我结婚的时候也要叫上他们,主要是考虑到没准在人家心中,对于我们之间的关系比我自己评价得要近。如果我结婚不通知,怕人家心里会有想法。”晓慧笑笑,“当然经济问题也是一个原因,我这钱不能白给,得回来啊!”

“不差钱”婚礼开始不收红包

“周六记得来参加我婚礼哦,千万别带红包。”婚前,许军挨个给小伙伴打去电话,千叮咛万嘱咐,就一件事:婚礼不随礼。许军的婚礼由父母操办,酒席花费在30万元左右,来宾基本上没有送礼,收的都是过去给过礼,现在还礼的人。

为什么不收礼?许军说,这是他爸爸的主意,“我爸爸说,以前讲究礼金是因为以前没钱请大家吃饭,收礼就类似现在的AA制,大家趁着结婚的机会一起聚聚。现在条件好了,就没必要收礼。只要大家能来捧场,都是好的。就怕到时候没人来,桌子位子空出来才没面子。”

许军说,“如果收礼了,人情本上可以写满N多页,这些欠着的以后还得一个个去还,太累了,所以我跟朋友说,要是真朋友,就体贴我,别给我添麻烦了,哈哈。”他还直言,很多人都像他一样惧怕“红色炸弹”,尤其是“80后”们,“如果取消收礼,大家相处起来也简单许多,应该都会高兴吧。”

前几天,张琳参加了同学举办的婚礼,同时她也没有准备礼金。张琳在接到婚礼邀请时,同学一再叮嘱“只要人来就行,礼金就免了”。张琳说,她当时感觉随礼是人之常情,而且是参加婚礼必不可少的一道“程序”,但对方不收礼金的态度非常坚决,再三提醒:“人要来,礼金千万不要来。”

张琳介绍,她同学的爷爷奶奶都从事外事工作,家人有很多在国外,从小受到了国外文化的影响,这次决定筹办不收礼金的西式婚礼,家人也表示支持。凡是去参加婚礼的人不仅不送红包,还能在婚礼结束后收到一个礼品。张琳参加婚礼时,就准备了一份薄礼,表达祝福。

在很多地方,结婚送礼是风俗,如果不收礼,反倒是不给面子。要是婚礼现场你搡我攘地塞红包,岂不是很尴尬?许军说,这都得事先安排好。“我和女友分别打电话,跟那些朋友说好不收礼。”当然,也有客气的朋友,依旧会带礼金来。遇到这样的,他们会在婚礼后还回去。

结婚送礼要返璞归真

随份子、收份子都是一笔“人情债”,要走出这个怪圈,并非易事。有一对新人早早定下旅行结婚,眼看日期临近,双方父母却强烈反对。并非不能接受旅行结婚的“低调”,而是他们算了笔账:光是近5年,双方支出的礼金就近10万,如果不办婚宴,礼金哪有机会回收?为这事,父母和子女双方发生了激烈的观点冲突。

在广州读博的车纲称,一直不太主张同学之间直接送钱,“同学的关系很纯洁,送钱不好看。”所以,国庆节他送给同学的结婚礼物是一只价值近600元的花瓶。“本来我觉得也够了,但想到婚礼现场大家都送红包,我什么都不送就有点不好意思了,所以我和其他朋友商量后决定,又送了1000元礼金。”

在机关当公务员的明暄平时喜欢文艺范儿,“也考虑过送点有新意的礼物,但得知同样收到请柬的朋友们都是送钱,就打消了这个念头”,最后他还是“落了俗套”,“跟大家不一样,怕被指责。”

婚宴本来是宣告婚姻的开始,是神圣的,如果把这个当成回收礼金的创收手段,就好像爱情里揉进了杂质,是对婚姻的亵渎。参与婚庆异化成为还人情债,原本的祝福功能在不断弱化,虽说礼尚往来有存在的必要,但达到为人情所累的地步,显然也非传统文化倡导的初衷。

结婚送礼重在心意,方式完全可以多样化,相比而言,美国人祝贺新婚随份子的方式,就值得借鉴:准新娘会在婚礼前发出“新娘登记单”(bridal registry),通知参加婚礼的亲友、同事,请登记“认购”礼品,详细目录包括餐具、炊具、寝具、浴室用品等等,相当于大家帮助置办嫁妆。这样,既避免了重复送礼,也让亲友有了可选择的余地。

在礼尚往来的大环境无从改变的情况下,亲朋好友之间可以事先沟通,形成一种默契,将送礼的份额限定在可以承受的范围内。同时,也可以赠送一些富有创意的礼物,这样即使时过境迁,也能经历岁月的考验而更有纪念意义。比如几个好友一起给新人赠送一张健身卡,代表一种健康的生活方式,或者为新人办一台文艺晚会,共度美好时光。沈阳的一对新人就在婚礼上提出,结婚不收礼,来宾上台表演个节目就可以了。

要让结婚礼物“返璞归真”,婚礼本身还需“删繁就简”。只有全社会倡导文明简朴的婚恋方式,简化结婚流程,突出情感,淡化物质,结婚请柬才不再会成为“红色罚款单”。确实,国人“钱多情谊重”的随份子心理,是时候有必要减轻一下了。轻松的礼尚往来,或许更有助于持续地维持纯朴的人际关系,既利人也利己。

netease 本文来源:南方日报 责任编辑:HN008
文明上网,登录发贴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易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