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资讯房产汽车金融旅游健康家电家居教育商业财经珠宝育儿美酒美食娱乐婚嫁315体验团体彩福彩洛阳商丘
2017车展
网易首页 > 网易河南 > 新闻频道 > 正文

灵宝农民信访途中收镇政府5000元 被判敲诈勒索

2013-01-11 06:57:25 来源: 河南商报
0
分享到:
T + -
灵宝农民在信访途中收镇政府副书记李某5000元现金,按对方要求打了张借条,被判当地法院判敲诈勒索。

灵宝农民信访途中收镇政府5000元 被判敲诈勒索

郭元烈想不通,为啥写了借条,还会被判“敲诈勒索”呢

灵宝农民信访途中收镇政府5000元 被判敲诈勒索

河南商报记者 陈亮/摄

河南商报记者 肖风伟 见习记者 邓飞

因为“生活费不够”,三门峡灵宝市农民郭元烈收了镇政府5000元现金,3天后,又按对方要求打了张借条。

接下来的事,让律师也匪夷所思:时隔4个月,郭元烈因“涉嫌挪用资金”被灵宝警方刑拘,2009年因“敲诈勒索”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

“本是经济纠纷,咋会变成刑事案件呢?”从监狱出来后,郭元烈一直奔波在三门峡与郑州之间,希望能洗脱罪名。

改变一生的赴京之旅

郭元烈家住三门峡灵宝市大王镇重王村3组,只有初中文化程度的他,如今已成为“法律通”。在他的床头,放着不少法律方面的书籍。

2006年发生的一系列事情,改变了郭元烈的一生。

那年4月7日早上,身为村民组长的郭元烈,带着18位村民来到北京,准备反映村干部及村务问题。大王镇党委书记黄松涛等人赶了过来,劝他们先回宾馆,等灵宝市领导前来解决问题。

郭元烈说,他告诉黄松涛,有人家里还有事儿,他们带的钱也快花完了,不能再等。黄松涛当场让副书记李某给他5000元现金,解决19人在京的吃住问题。时隔3天,在李某的要求下,郭元烈给他打了一张5000元的借条。

意想不到的牢狱之灾

郭元烈说,那时没想到,一场牢狱之灾正在等着他。

2009年3月10日,灵宝市法院以敲诈勒索罪,一审判处郭元烈有期徒刑一年。

判决书称,郭元烈以不给2万元就将事态闹大等相要挟,敲诈大王镇政府5000元后才带领村民回旅馆。

公诉机关罗列的证据中,那张5000元借条成为郭元烈敲诈勒索的“罪证”。

“那是借给我们的生活费,我当场交给了村组会计张松林,钱大家都花了。再说,我还打有借条呢!我也没说要2万元。”郭元烈说。

灵宝市法院的判决书上,提到郭元烈“因涉嫌挪用资金于2006年8月15日被刑事拘留,因涉嫌敲诈勒索罪于2006年9月21日被逮捕”。

郭元烈说,2006年4月他赴京回来后,发现村务问题并未得到公正处理,便又到北京找央视记者反映。之后,灵宝警方就开始对他在网上通缉,“肯定是想通过这个办法,阻止我给记者反映情况。”

“审查了几个月,发现我不构成挪用资金罪,他们只好弄个新的罪名。”郭元烈说,“敲诈勒索”就这样落到了他的头上。

三份结果相同的判决

郭元烈不服一审判决,向灵宝市法院申请再审。

“打有借条,我和政府应该是借贷关系,怎么能是刑事案件呢?”再审法庭上,已刑满释放的郭元烈再次力争,要求改判自己无罪。而之后的法院裁定书,结果并无变化。

郭元烈又提出上诉。三门峡中院认定灵宝市法院的裁定部分事实不清,予以撤销,并发回重审。

第三次审理结果又一次让郭元烈失望:灵宝市法院驳回申诉,维持原判。

灵宝市法院办案法官史惠霞说,郭元烈反映的问题,市里也解决了,但问题没有他反映的那么大。郭元烈不满意处理结果,多次去北京,案发那次,郭元烈威胁镇干部,不拿2万元就在北京不走,要将事情闹大,镇干部给了5000元后郭元烈他们才走。这是公款没法上账,镇干部就让他打了个借条。

“不管那5000元钱是不是借的,郭元烈说不给钱就将事情闹大,这就是要挟。”史惠霞说,正是因为上述原因,才认定郭元烈构成敲诈勒索罪。

一次“选择性执法”?

郭元烈坚持认为,这是政府利用公权力对他“选择性执法”。

重王村3组村民张占元回忆,黄松涛劝阻郭元烈举报村务问题时,会计张松林说带的钱快花完了,在北京待不下去了,这时有村民起哄说要2万元,还有人说要3万元。

“黄松涛提出给郭元烈5000元,让他先安排村民吃住。”张占元说,当时他们带的几千元钱快花完了,如果再在北京等领导,确实不够花了。

村民张铁蛋、张广民也向河南商报记者证实,郭元烈并未提出要2万元,拿到镇干部给的5000元钱后,当场交给了会计张松林,用于大家在北京的开支。

在一份证明中,重王村村支书张玉华提到,有人喊“要我们回去说事儿,拿2万元钱”,黄松涛说“要钱就好说”,就直接与郭元烈商议,提出先给5000元,大家回宾馆说事儿。人群中有人喊“不行,太少”“必须拿2万元”等,最后郭元烈说“给黄书记个面子,先接5000元说事儿”。

这份证明中,张玉华称,“起诉书上说我本人证明郭元烈说不给2万元钱就将事情闹大……本人没说过这样的证词。”

黄松涛谢绝了河南商报记者的采访。他在给公安机关的一份证明中说,“重王村4组张××要政府拿出两万元,否则坚决(到国家信访局)登记,后与郭元烈协商,郭提出最少拿出5000元,否则不回去。”

而最终被控以“敲诈勒索”的,是郭元烈。

律师

敲诈勒索罪名不应成立

日前,郭元烈向省高院递交申诉书,希望重新审理本案。

在此之前,郭元烈向三门峡中院提出上诉,但终审被裁定驳回。2012年5月31日,三门峡中院又驳回其申诉。

2012年11月26日、27日,河南商报记者前往三门峡中院采访,连续三次碰壁,工作人员甚至连办公大楼都不让上。其宣传处处长马海翔说:“按照规定,你得先去市委宣传部、政法委登记,他们同意了我们才能接受采访。”

天之权律师事务所郑州分所律师张少春认为,郭元烈的“敲诈勒索”罪名不应成立,疑点颇多,本案应重新审理。

敲诈勒索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对被害人使用威胁或要挟的方法,强行索要公私财物。就本案而言,郭元烈既不存在个人非法占有目的,也未威胁或要挟,顶多只是提出要“信访”,但国务院信访条例明确指出信访是公民的基本权利之一,合法合理,所以就不存在要挟一说。

再者,政府对于郭元烈而言,处于绝对的强势地位,即使郭元烈做出违法行为,政府也完全可以依法处理,没必要恐惧。

况且,本案中,郭元烈给乡政府人员写有“借条”,说明以后要还,这属于经济纠纷,不管从主观动机还是客观事实分析,都不构成敲诈勒索罪。

张超 本文来源:河南商报 责任编辑:zhangchao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